TOP > IJKAとは > 組織 > 汪儒郁先生 空手道資歷介紹

汪儒郁先生 空手道資歷介紹



我的空手道人生

汪儒郁 2020年9月1日 於台北

1978年的夏天,我從大學畢業正式開始我的教師生涯,回想起來已經是33年前的往事了,當年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,竟然開啟了我這一生最漫長的學習與修練—我的空手道人生。
還記得在1978年8月的暑假裡,我順利成為一個國中教師,那時覺得除了繪畫專長外,更應該要設定新的學習目標去完成人生中的夢想。我漫無目的地在書局閒逛,武術的書籍總是吸引我的目光,成為武術高手始終是每個男孩的夢想呀!但是我已經25歲了,再不行動,可能就只是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遺憾了。
就這樣,在空手道書刊裡,我看到一個住址:位在台北市民生東路的全民道館,我立刻前往報名,從而開啟了我對空手道的學習。
從白帶開始,直擊、前踢、上檔…是那麼單純直接,盡情地使用身體、揮灑汗水跟著教練的口令,感受心臟強烈的撞擊,喉頭湧上的是難聞的胃液還是膽汁都不重要,只要能擋住教練的拳腳,移動笨重的身體,就感覺收穫滿滿。

服兵役的兩年,並沒有中斷我的空手道練習,我總是以各式各樣的藉口請假,從淡水騎摩托車到台北上課,終於在1989年通過了升段審查,拿到黑帶。
主席師範陳宏宗師範說,拿到黑帶不是結束,而是拿到學生證,可以開始學習空手道。於是,透過一場又一場的比賽,一座又一座的獎盃,我努力邁向學習空手道的未知旅程。

我的授業恩師是主席師範陳宏宗師範、首席師範淺井哲彥師範以及陳興桂師範,因為他們無私的教導,使我能得窺空手道武學的奧秘。陳宏宗師範具備多面向的才華,可說是全方位的導師,他敏銳的覺察以及思辨力,能在教學中直指問題、切中要點,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足以讓學生終生受用,他所教導的不只是武術、武學,更是人生的哲學。
淺井師範是一位真正的大師,嚴謹而親切,他所在之處就是道場,當他的學生無分段位都是永遠的白帶,在他的課程引領下,一次又一次重新認識空手道。換下道服之後,他是如此和善,總是以堅定的笑容肯定我們。他的離開不但帶給所有人無盡的思念,同時也是人類文明的巨大損失。

指導我空手道長達33年的是陳興桂師範,他讓我們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。穩健踏實的教學風格,幽默爽朗的個性,不但承繼了淺井流空手道的核心理念,更是大家崇仰追隨的導師。

在我任教的幾所學校裡,幾乎都有我成立的空手道社團,看到孩子們全心的投入以及熱情的學習讓我非常感動,我長期投入空手道教學的結果,終於在2004年的中小學空手道賽榮獲國中女子團體冠軍、國中男子團體亞軍的輝煌成績。

如今我已經年屆60歲,以年齡來說算是邁入老年人了,但是我並沒有因為體力無法負荷工作而退休,我感覺像40歲的壯年人,每天上班、固定到道場練習,身體越來越柔軟,對於力量的感受也越來越敏銳,這一切都是拜空手道所賜,更確切的說,是因為我的空手道師範們給了我正確的指引,讓我能夠繼續朝著高深的武術世界前進。

2018年8月,我跟隨著陳興桂師範受邀到上海授課,身為見習教練,我看到了一個廣大的世界,認識了許多像我當年一樣懷抱夢想的年輕人。我跟隨著師範的腳步走到今天,有幸能以空手道結識武術的愛好者,在一個無分國界無分年齡的世界裡,圓滿了我的空手道人生。